当前位置:中研头条> 社会

辱母案团伙成员被控强奸 于欢最终被判多少年?

2017/11/27 15:57:46     来源:南通反邪教,澎湃新闻      编辑:liufeng
山东辱母案发生之后,外界一直对事态的走向颇为关注,而大家的讨论对最终的司法量刑也起到了很大的影响。最终,于欢从一开始的无期改判为五年。那么,现在事态发展到了什么样子呢?

山东聊城于欢案中的吴学占等人涉黑案已起诉至法院,法院已通知律师于12月中旬召开庭前会议。11月27日,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殷清利、王文广律师证实了上述消息。

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

法院告知:于欢有权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2017年5月26日,聊城公安曾通报,冠县吴学占等人涉嫌违法犯罪案件于2016年5月25日由山东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由聊城市公安局指定东昌府分局异地立案侦办,吴学占团伙涉案的18名成员除杜志浩死亡外,其余17人全部落网。

辱母案团伙成员被控强奸,山东辱母案最新消息,山东辱母案最终判决,山东辱母案

上述消息显示,山东警方督办吴学占等人违法犯罪案在于欢案案发一个月之后。2017年3月26日,山东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办案民警曾告诉澎湃新闻,于欢案中讨债者(杜志浩已死亡)全部被抓,首要犯罪嫌疑人吴学占、带队讨债的赵荣荣等人已被抓半年,案件已经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

据殷清利律师介绍,吴学占等涉黑案由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起诉至聊城市东昌府区法院后,8月8日上午11时,代理律师收到了法院送达的吴学占等涉黑案起诉书,当天下午,他们受于欢的母亲苏银霞委托,就吴学占等涉黑案向东昌府区法院递交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并提出相关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向苏银霞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

于欢姑姑于秀荣介绍说,2017年9月,家属接到聊城市东昌府区法院办案法官通知,被告知于欢在吴学占涉黑一案中有权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11月27日,于秀荣在电话中对澎湃新闻说,于欢已委托其作为代理人参与本案刑事附带民事部分的审理,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据于秀荣介绍,于欢在要求对吴学占等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同时,还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吴学占等11名被告人因对于欢及其母亲苏银霞实施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凌辱等手段,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

吴学占涉黑案庭前会议将于下月召开

澎湃新闻此前曾报道,于欢的母亲苏银霞委托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殷清利、王文广律师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介入吴学占涉黑案。

殷清利介绍说,已经收到法院送达的《被告人吴学占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案件庭前会议通知》,被告知该案的庭前会议将于2017年12月14日、15日两天在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召开。

殷清利表示,庭前会议的具体涉及事项将涵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84条的8种情形(案件管辖、人员回避、调取证据、新证据、非法证据排除、是否公开审理等)及证据先期质证等相关内容。

王文广律师表示,其已经于11月20日进行电子阅卷,并按法院要求在阅卷前签署《保密承诺书》,关于案件的相关具体案情不便透露。

检方起诉增加了一个罪名,涉强奸案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被起诉的被告人共计15人,包括吴学占、赵荣荣、李忠、郭树林、郭彦刚、吴风磊、林飞、吴洪艳、杜建岗、吴风志、张博、严建军、程学贺、张书森、么传行。其中,与于欢、苏银霞一家有关的有12人。起诉所涉及的罪名有7个,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第一被告人吴学占涉及全部7个罪名。

殷清利介绍,最新的变化是,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另外,出庭检察员由原来三名增至四名。

殷清利说,截止目前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8个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故意伤害罪、强奸罪。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

于欢案最终的判决结果是什么?

2017年6月23日上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诉人于欢故意伤害一案二审公开宣判,以故意伤害罪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维持原判附带民事部分。

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于欢犯故意伤害罪,向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建议对于欢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2017年2月17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洪章等和被告人于欢不服,分别提出上诉。2017年3月24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同年5月20日召开庭前会议,5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2014年7月至2015年11月,上诉人于欢的父母于西明、苏银霞两次向吴学占、赵荣荣借款共计135万元,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苏银霞先后偿还184.8万元。其间,因于、苏未如约还款,吴学占、赵荣荣指使他人采取在苏银霞公司院内支锅做饭、强行入住于家住房等方式催债。2016年4月14日16时后,赵荣荣先后纠集郭彦刚、杜志浩等十余人到苏银霞公司讨债。21时53分,杜志浩等人在该公司接待室内以辱骂、弹烟头、裸露下体等方式侮辱苏银霞,并以拍打面颊、揪抓头发、按压肩部等肢体动作侵犯于欢人身权利。当日22时22分,杜志浩等人阻拦欲随民警离开接待室的于欢、苏银霞,并采取卡于欢项部等方式,将于欢推拉至接待室东南角。于欢持刃长15.3厘米的单刃尖刀捅刺杜志浩腹部、程学贺胸部、严建军腹部、郭彦刚背部各一刀,致杜志浩死亡,郭彦刚、严建军重伤,程学贺轻伤。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上诉人于欢持刀捅刺杜志浩等四人,属于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其行为具有防卫性质;其防卫行为造成一人死亡、二人重伤、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当负刑事责任。鉴于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于欢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罪行,且被害方有侮辱于欢母亲的严重过错等情节,对于欢依法应当减轻处罚。于欢的犯罪行为给上诉人杜洪章等和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严建军、程学贺造成的物质损失,应当依法赔偿。原判认定于欢犯故意伤害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但认定事实不全面,部分刑事判项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故依法作出上述改判。

于欢案发生后,社会各界表现出对此案的极度关心,各种评论如潮,形成强烈的两派。有同情于欢及其母苏银霞的,认为于欢因为羞于母亲被催债者一次次的暴力污辱,而举起的正义刺刀伤人,他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是对暴力侵害的奋力反抗,不应该被判刑,最多是防卫过当,应该轻判;而有同情死者及受伤者家属的,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苏银霞不及时还钱,债主上门索要属于正常,只不过死者及其他施暴者的催款方法欠妥,要求按照法律规定判处于欢相应刑罚;但比较下下,更多的社会舆论是倾向于同情苏银霞及于欢母子的。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舆论普遍不接受这个观点,舆论再一次发酵。一些法律工作者、学者、律师、法官都出面引经据点进行分析,认为怎么怎么样?甚至还惊动了最高级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乃至中国更高层级的官员关注此案。当然,被判无期徒刑的于欢及被其刺死、刺伤的家属都对这个判决结果表示不满意,双双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这是让山东聊城中级人民法院始料不及的,在中国法院审判史上也极少见!

现在看来,山东聊城中级人民法院对于欢案的判决确实是些过于急迫、简单和草率了。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作出了判处于欢无期徒刑的判决,也许是想用快判快结的速度和效果来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的,岂知却适得其反,最终出现了伤人者和被伤者都上诉的局面,社会舆论一几乎一边倒地批评法院的审理不公。

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从接受上诉到最后判决,耗时近一年时间,他们应该更多层次地了解了案情,更全分析了案件的发生原因,更细剖析了案件带来的社会影响以及更多考虑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真实内涵。从现在山东高级人民法院宣布判决结果的社会影响来看,绝大多数人接受并赞赏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认为:“这还差不多”“还算正常吧!”、“这样的判决符合点民心”、“可以接受”等等。虽然山东聊城中级人民法院的草率判决,差点造成对法律公正和法律威严的伤害,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最终判决,既是对山东聊城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错误”的及时纠正,也是体现法律威严不容泻渎的正义之举!于欢案的最终判决,还是法律的胜利!

同样,于欢案也是舆论的成功!如果没有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不会有那么多人关心于欢案件的进展,也不会有那么多领导关心于欢案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更没有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对于欢案的再审作出指导性意见。特别是于欢被判处无期徒刑之后, 舆论一浪高过一浪的发酵,体现了新时期社会大众普遍追求惩恶扬善,追求弘扬正气,追求公平正义和法律面前人人平待的迫切愿望。

从于欢案发生后各类媒体对当时现场情况的描述来看,很多人提出了于欢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应对于欢判处刑罚。也许发表这些言论的人只是从表象上看到了弱者值得同情的地方,但却没有从深层次去剖析案件发生的实际后果,有些属于一时冲动的描述。如果于欢真的是正当防卫,那应该捅伤一人后即行停止伤害行为,因为后果已经发生,可为何要一而再,再二三地捅下去,因为五个伤者在对其母苏银霞的伤害行为和程度也不一样,也许死者对苏银霞的伤害不是最残忍,为何会要同样遭到报复性伤害?以恶治恶的行为,中国社会不会容忍,中国的法律同样不会允许!故而,是舆论推进了再审法院在审理此案时慎重慎重再慎重,确保了案件的最终审判能够经得起社会各界的检验和时代的考验。

  • 中研网
    发现资讯的价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产业最新情报

中研网是中国领先的综合经济门户,聚焦产业、科技、创新等研究领域,致力于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权威性的产业资讯。每天对全球产业经济新闻进行及时追踪报道,并对热点行业专题探讨及深入评析。以独到的专业视角,全力打造中国权威的经济研究、决策支持平台!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报道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注明"转载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研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
烦请联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行业研究院

更多>>

2018-2023年中国亲子装行业投资潜力及发展前景分析报告

第一章 金融危机下亲子装行业宏观经济环境分析 第一

2018-2023年中国工业废水处理行业竞争格局分析及发展前景预测报告

第一章 工业废水相关概述 第一节 工业废水概况

2018-2023年中国钢结构市场投资策略及前景预测研究报告

第一章 钢结构行业相关概述 第一节 钢结构行业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