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研头条> 社会

青年威胁干妈当自己女友 反被干妈及其情人无情杀害

2018/1/11 17:13:16     来源:凤凰网,搜狐      编辑:liufeng
2017年8月,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县发生一起失踪案。平时靠打零工为生的王恒,突然与家人断了联系。家属报案后,警方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错综复杂的杀人案。

最后一次通话

2017年8月4日10点左右,京山县孙桥镇村民张蓉接到儿子王恒的电话,说中午不回来吃饭了,要去同福宾馆找一位朋友,晚上再回家。

张蓉没有想到,这竟是他们母子最后一次通话。因为王恒说过要回来,当天张蓉等到很晚,其间一直给王恒打电话,但都没人接听。

一直到第三天下午,仍然没有王恒的任何消息,张蓉有些心慌。儿子的社交圈子她并不十分了解,只想到县城一个中年女人聂如兰。她是一家宾馆的老板,王恒和她十分投缘,认她做了干妈,还跟张蓉说过干妈对他很照顾。

张蓉给聂如兰打电话,聂如兰告诉张蓉,8月4日中午,王恒的确到她店里去过,但是待了一会就走了,说是要去找朋友。张蓉再次拨打王恒的手机,发现打不通了,便立即跑到京山县公安局报案。

警察告诉张蓉,会尽全力帮助她寻找儿子,同时叮嘱张蓉千万不要放弃拨打王恒的电话,也多想想办法联系他的朋友,或许会发现线索。

8月9日下午2点,张蓉又拨打王恒电话,这一次竟然通了。接电话的是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陌生男子。对方说自己姓陈,是京山县跑马泉水库边一家养鸡场的工人。他说这部手机是他8月5日早上在水库大坝附近捡到的,当时手机泡在岸边的浅水里,他拿回家用吹风机吹干,充上电,发现还可以使用,刚开机就接到张蓉的电话。至于王恒,陈姓男子表示根本不认识。

取走手机的女人

在张蓉的请求下,陈姓男子答应归还王恒的手机,两人约定第二天中午在跑马泉水库大坝旁的商店里见面。8月10日中午,张蓉到达约定地点,再次拨打王恒手机,发现已关机。她赶紧联系警方,讲述了打通电话的来龙去脉。

没费多少周折,警方在水库边一家养鸡场找到捡了王恒手机的陈某。陈某称,王恒的手机的确是他捡到的,但早些时候已经被一个50多岁的女人拿走了,那女人说手机是她儿子的。为证明自己的清白,陈某带着警察去了之前捡手机的地方。

经过对该地点仔细搜索勘查,警方发现大片血迹,经法医化验是人血。此外,警方还在一棵树上发现了王恒的衬衫,在树下发现了王恒的鞋子。警方调来船只,在水库中多次打捞,没有发现王恒的尸体。但根据现场情况,警方判断,王恒极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经过调查,办案人员确认,取走王恒手机的女人正是聂如兰。对此,聂如兰的解释是:那天张蓉告诉她王恒失踪了,她心里也很着急,后来知道陈某捡了手机,因为急着找人,就赶着去找陈某,把手机拿走了。接受询问时,聂如兰再三拜托办案人员尽快找到王恒,自己愿意全力配合。

办案人员没有在聂如兰身上发现明显可疑之处。与此同时,针对王恒身边其他人的调查,也在持续进行中。

神秘的“女朋友”

据京山县公安局警察陈俊介绍,王恒有酗酒的恶习,酗酒之后爱闹事,近两年当地派出所关于王恒的报警记录有16条,都是他酒后和别人发生纠纷。办案人员经走访查明,8月4日下午,王恒在聂如兰开的同福宾馆与一名黄姓客人发生争吵。蹊跷的是,黄某与王恒争吵后很快就退房走了。

警方辗转找到黄某,黄某承认自己的确和王恒产生过纠纷,但当时并没有动手,只是对骂了几句。后来黄某有事要走,就退了房。

王恒的朋友王某向办案人员反映,8月4日中午他曾与王恒见过面,王恒说要去县里找女朋友,还说这个女朋友对他很好,经常给他钱花。王某说:“王恒小学只读了三年就辍学了,家里没有房子,脾气也不好,以前处过几个女朋友,都没有结果。”王恒另一个朋友刘某的说法和王某基本一致,“王恒说他和一个女人在县城合伙开了家宾馆,打算年底结婚。”

在县城开宾馆?难道王恒口中的女朋友是同福宾馆老板聂如兰?办案人员找到聂如兰,聂如兰坚决否认自己是王恒的女朋友,说王恒岁数和自己女儿差不多,两人根本不是一辈人,怎么可能处朋友,王恒只是自己的顾客。

聂如兰还说,自己之所以认王恒当干儿子,完全是为了生意。因为王恒不仅自己住店,还时常介绍朋友过来住。后来她发现王恒性格不好,总爱喝酒闹事,就刻意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调查中,聂如兰的女儿也否认母亲和王恒有男女朋友关系。案件一时陷入僵局。

“老头子”成为突破口

办案人员重新梳理调查中发现的诸多线索,案件焦点转到房客黄某反映的一条线索上。黄某讲述自己和王恒发生纠纷的经过,曾提到一个“老头子”:“当时王恒闯进我的房间,质问我‘住在屋里的老头子哪去了’。我不知道这个‘老头子’是什么人,但看样子王恒和他有很深的过节。”

“老头子”是谁?王恒为什么要找他?同福宾馆并不大,总共只有十多间客房,根据监控录像,警方很快查清了“老头子”的身份。

“老头子”叫徐明,在一家单位做保安。据同福宾馆房客反映,徐明也是这里的常客,和老板聂如兰关系很好,有时还帮聂如兰值夜班。警方找到徐明,徐明的说法是:我和王恒见过几次面,不是很熟,也没什么矛盾,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警方对徐明的住处进行搜查,发现了重要线索:徐明的电动车车轮上有一些血迹,经DNA鉴定正是王恒的血。警方就此证据要求徐明给出解释,可无论怎么盘问,徐明都不发一言。

警方判断,徐明很可能是在袒护另一个人。联系侦查初期聂如兰急着取走手机的情节,到后来证人对王恒神秘女友的描述,聂如兰嫌疑增大。

办案人员调取了同福宾馆周围的监控视频,发现聂如兰和徐明曾多次一起骑着电动车出门。有一段监控视频显示,两人在一天半夜骑车外出,电动车行驶的方向正是跑马泉水库。当时,聂如兰提的袋子中可以看到某品牌的二锅头,这和水库现场发现的碎酒瓶品牌一样,而据调查,聂如兰和徐明平日里都不喝酒。还有一段视频显示,聂如兰和徐明曾带着编织袋离开宾馆,回来时,编织袋却不见了。

种种迹象表明,聂如兰和徐明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必须除了这个祸害”

在大量证据面前,聂如兰和徐明的心理防线被冲垮。8月12日,两人交代了合谋杀害王恒并分尸、埋尸的作案经过。之后,徐明带警方指认了埋尸现场。

据聂如兰交代,她跟丈夫刘某婚后感情一直不好,刘某性格暴躁,有时还会打她,家里的事情也一概不管。而她是一心想做点事的女人,为了孩子忍辱负重,包了个小宾馆挣钱,收入还算稳定。

起初,王恒的确是聂如兰的顾客。在县城打零工时,王恒经常到聂如兰开的宾馆居住,时间长了,两人熟悉了。对聂如兰,王恒经常打电话发短信嘘寒问暖,有时还想办法拉些朋友到聂如兰店里来住,算是帮衬,聂如兰对此很是感动。随着关系的升温,两人开始以“干妈”“干儿子”互称。但是,聂如兰不知道的是,在这期间,王恒一直对他身边的朋友说聂如兰是他女朋友,他们关系稳定,打算下半年结婚。

聂如兰向办案人员坦承了她和徐明的情人关系:两人相识已有两年,徐明56岁,离婚独居,而聂如兰因跟老公关系不和,分居多年;两人相识后走到一起,徐明对聂如兰照顾有加,大事小事都尽力帮忙,除介绍客人外,有时还替聂如兰值班,聂如兰本打算跟丈夫刘某离婚,到年底和徐明结婚。徐明也在供述中交代,他觉得聂如兰温柔贤惠,对她十分中意。

让聂如兰和徐明没想到的是,王恒在得知他俩的关系后情绪失控,强烈反对两人在一起,对徐明更是态度恶劣,只要见到就连打带骂。王恒强迫聂如兰断绝和徐明的来往,曾不止一次对聂如兰说:“你要是不仁我也不义,你不答应和徐明绝交跟我在一起,我就把徐明杀了,连你最亲的女儿也杀了,让你生不如死。”

青年威胁干妈当自己女友,为什么中国人喜欢认干亲

8月4日下午,王恒酒后来到宾馆,闯进房客黄某房里寻找徐明未果,继而闯入聂如兰房间,再次要求她和徐明断绝关系。争吵中,王恒打碎了房里的东西,并殴打聂如兰。他用手勒住聂如兰的脖子,威胁要掐死她,然后再去杀掉徐明和聂如兰的女儿。聂如兰没有反抗,只是对王恒说:“你干脆杀了我算了,杀了我就没那么多事了。”最终,王恒恢复理智,终止了暴行。

当天傍晚,徐明来到宾馆,聂如兰对他说了中午王恒打骂威胁自己的事情。徐明很气愤,“我们不能任由他欺负,与其被他杀了,不如先下手教训他,也许他就不敢再闹事了。”聂如兰的想法是,只是打王恒一顿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事后他会变本加厉,自己和徐明甚至女儿都难逃毒手,“他喝了酒就会失去理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必须除了这个祸害。”

徐明认可了聂如兰的意见,但认为他俩岁数比王恒大很多,身体也不好,恐怕不是王恒的对手,要制服王恒还得想办法。聂如兰提议,王恒爱喝酒,喝酒必醉,可以先把他灌醉,再动手就容易了。于是,两人分工,由聂如兰出面灌醉王恒,然后打电话叫徐明来。

8月5日晚上,聂如兰和徐明骑车出去买了两瓶二锅头,还有一些下酒菜。准备好之后,聂如兰约王恒“一起出去聊聊”。当晚,王恒如约来到跑马泉水库大堤,喝过酒之后,躺在地上唿唿大睡。聂如兰推了王恒几下,见他没有动静,赶紧打电话给徐明,让他立即赶来。

徐明赶过来,与聂如兰合力抬起酣睡中的王恒扔到水库里,然后两人骑车回去。回到宾馆大约半小时,聂如兰对徐明提出:就这样处理王恒不妥当,如果王恒没死,事情就麻烦了,即便死了,尸体被人发现也麻烦,最好找个地方埋掉。

于是,凌晨时分,两人携带工具再次来到作案现场,将王恒的尸体捞起来,肢解之后装入编织袋,然后在离跑马泉水库8公里外的一处灌木丛中挖了个深坑,埋掉尸体。由于惊慌,聂如兰和徐明在作案时将王恒的手机遗落现场。正是这个无意中遗落的手机,被陈某捡到后,成为破获案件的重要线索。

京山县公安局刑侦队教导员胡思民告诉记者,在看守所里,镣铐加身的徐明提起杀死王恒这件事,悔恨不已,“为了他,搭上我们俩的后半辈子,太不值得了。”该案目前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在中国传统习俗中,认干亲分为两类:一类是平辈的干亲关系,即“结金兰”。以前的规矩,结拜时各用红纸写出姓名、生日、时辰、籍贯及父母、祖及曾祖三代姓名,即所谓《金兰谱》,摆上天地牌位,依次焚香叩拜,发誓并交换谱帖;

第二种则是长辈和幼辈之间的干亲关系,即认干爹干娘,北方叫做“认干爸、干妈”,“打契家”,南方叫做“认寄父寄母”。如果把它的称谓变得更古雅一点,你也可以管“干爹”叫“义父”。

"结金兰"和"认干爹"都是拟血亲关系。第一种非常好理解,是关系亲密者之间的契约仪式,比如刘关张三人一个头嗑在地上,发誓要护送唐僧西天取经。

而第二种,正如前面所说,其目的并非为了教育和宗教担保,那是什么呢?

认干爹的风俗,根本是因为从前婴幼儿死亡率高

据尚会鹏教授的《中原地区的干亲关系研究》一文,认干亲分为三种情况:"巫术"性质,"补充"性质,"公关"性质。

为了让孩子健康成长,孩子的父母往往把孩子认到别人家里,是为"巫术"性质的干亲;

如果一个家庭没有孩子,或者只有一个儿子或一个女儿,为了满足"儿女双全"的愿望,认另一家的男孩为干儿子,女孩为干女儿。尚会鹏教授认为"它是不完整的人伦关系的一个补充形式",称作"补充"性质的干亲;

两个家庭如果父辈关系要好,往往会通过认干亲来加深彼此的感情,联络友谊。尚会鹏教授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孩子仅仅作为一种媒介作用……带有某种‘公关’性质",所以称为"公关"性质的干亲。

其实这种区分有待商榷,因为这三种情况从目的来看并没有区别,都是为了缓解广泛弥漫的生育焦虑,换句话说,是为了在幼儿死亡率奇高的时代,让父母获得一些心理安慰。

据金陵大学1929-1931年的调查资料,当时部分农村人口死亡率为28‰,婴儿死亡率为156‰,平均寿命为34—35岁;1988年,全国生育节育回顾性抽样调查资料显示,1944-1949年,中国婴儿死亡率为201‰,平均寿命为39岁左右。汇总数据后一般认为,20世纪的前50年,中国人口的死亡率约为20-25‰,婴儿死亡率高达200‰左右,平均寿命不到40岁,中国是当时世界上寿命最低的国家之一。

至于清代,有人做过统计:康熙共生有皇子35人,皇女20人;活到18岁的只有皇子20人,皇女8人;5岁前死亡者皇子12人,皇女10人;顺治8子6女,8岁前死亡者4男5女;清代103位皇子(不包皇帝)和82位皇女平均寿命:男32岁,女26岁。

近现代尚且如此,古代情形如何可想而知。通过认干爹的方式,为孩子指定一个父母之外的监护人,以免意外发生时无人照看,就成为一种通行的做法。

"干爹"可能是近年来含义被败坏得最惨重的一个词。它的意思从一种基于亲情、友情的人情关系,变成了"你懂的"。

跟基督教的"教父"不同,中国的"干爹"并不承担宗教教育和入教担保的责任,它是中国民间习俗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1880年,9岁的小光绪在护卫的照看下骑马留影

近现代尚且如此,古代情形如何可想而知。通过认干爹的方式,为孩子指定一个父母之外的监护人,以免意外发生时无人照看,就成为一种通行的做法。

以前认干爹有什么讲究

为了克服婴幼儿夭折的恐慌,很多时候"认干爹"带有巫术的性质。

比如担心孩子早夭,命不够"硬",中原一些地区还曾流行认石头或柏树为干亲的习俗。

石头是生育神高禖的标志物,立石为祠是祭祀高禖的手段。据《礼记•月令》记载:"是月也,玄鸟至。至之日,以大牢祠于高禖,天子前往,后妃帅九嫔御。乃礼天子所御,带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高禖之前。"

△高禖即句芒,人头鸟身

石的生殖繁衍功能还表现为能使吞食石或触摸石的人有孕。不过更容易让大家理解的,应该是石头受日月精华,能蹦出猴子。

还有一种"认干爹"的做法,是让孩子认铁匠或石匠做干爹,因为这种"接触巫术"的思维认为,石匠或铁匠命硬,可以防孩子早夭。

自从有了命理之学后,有一些技术手段可以让孩子顺利活到成年。比如孩子命太硬,克父母,就放在别人家养(这个特别不好,强烈不推荐),比如诗人艾青和他的奶妈大堰荷;或者放在寺庙,假装这孩子"不在家",俗称"过个门槛"。

对干爹干妈的姓氏也有要求,一般会选择吉祥姓氏的人家,如姓"刘"、"寇"、"陈"、"程"等姓氏的人家。"刘"与"留"谐音,"寇"与"扣"谐音,"陈"、"程"则与"成"谐音,取"留住"、"扣住"、"成人"的意思,忌讳选择"王"、"史"等姓氏的人家作为干戚,因为"王"与"亡"、"史"与"死"等不吉利的字谐音,会使孩子夭折。所以赵本山老师是一个好干爹,因为他"罩得住"。

而认干亲的仪式也很有意思。干父母家举行的将孩子纳入自己家庭的仪式是祭灶。在一个灶上吃饭就是一家人,非常朴素。中国乡土社会是一个血缘社会,一个差序格局的社会,父子、远近、亲疏不失其伦,"亲亲,尊尊,长长,男女之有别,人道之大者也。"这一方面说明中国传统社会重视血缘和人伦,另一方面也说明传统上对非血缘和格局远端的人际关系并不信任,如果不能改变彼此之间的关系"格局",就无法进行深入的交往。这种层次化的思维方式,是中国文化一大特点。

一旦"干爹"走进成人世界,就少儿不宜了

当然,"认干亲"这件事一般是未成年人的事儿,一旦走进成人世界,不免要变味。

战乱时代,军队统帅或宗教领袖为了和下属形成更为稳定的联系,经常彼此认做干爹干儿,以模仿血缘近亲,建立效忠的关系。比如《旧唐书•高开道传》载高开道有亲兵数百人,都是骁勇善战之士,并号为义儿。太平天国将士同拜天父也是一个道理,相当于彼此认作兄弟。

再比如太监没儿子,认一个儿子,而这个孩子又可以利用其干爹的政治资源,这种情况也是有的。比如从前有个夏侯嵩,他认了太监曹腾当干爹,改姓曹,后来生了个儿子叫曹操……

明代,宦官势力强大,不仅新入行的宦官要找前辈认干爹,以求照应指导,外官也争相认宦官为干爹,比如最负盛名的魏忠贤,有"五虎、五狗、十孩儿、四十孙"。

总之,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认干爹"更是一种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契约,非常少儿不宜。重要的是,认干爹可以,但是不要到处炫耀,尤其不要认了很多干爹还到处炫耀,否则……

  • 中研网
    发现资讯的价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产业最新情报

中研网是中国领先的综合经济门户,聚焦产业、科技、创新等研究领域,致力于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权威性的产业资讯。每天对全球产业经济新闻进行及时追踪报道,并对热点行业专题探讨及深入评析。以独到的专业视角,全力打造中国权威的经济研究、决策支持平台!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报道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注明"转载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研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
烦请联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行业研究院

更多>>

2018-2023年中国整形美容行业市场发展分析与投资规划研究分析报告

第一章 整形美容的概念及相关内容 1.1 整形美容相1

2018-2023年中国离合器制造行业市场竞争调研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第一章 中国离合器制造行业发展综述 1.1 离合器制1

2018-2023年中国水下机器人设备行业深度研究与投资发展前景预测报告

第一章 国内外宏观经济环境分析 第一节 国内环境分